胡来

俗,没劲儿。一个百无禁忌的小号。慎关。

听墙角
东风轻软软,日光暖乎乎。巷口街角,野猫摊开肚皮,睡大觉。
窝在墙角的一只三花猫,忽地竖起了耳朵尖,小声冲旁边的两只狸花猫叫。仨猫一块儿贴着墙角,齐齐竖着三双尖耳朵。
喵,墙那边有人在说话——
一把沮丧的男声:“攒钱太难了,攒到现在也才够买一个阳台。”
一秒钟细微的风声,然后是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,像一口咬下去的脆桃子。
“那可以买个超大的阳台,种玫瑰和月桂,还有爬山虎,晚上飞到喜欢的姑娘房间外,叩响她的窗,邀请她一起去远游呀。”
“要是我买的阳台不会飞,你也愿意和我一起去浪荡天涯吗?”
……
喵,甭听了甭听了。这墙角不好听,甜倒猫耳。
三只猫甩甩耳朵,重新趴下来,软绵绵地晒日光浴。

魔教教主要做到的若干件事(完)

五、血洗某派某教,获得第一滴血

教主宰过鸡,杀过贼,可要他血洗某派全灭某家,有些强人所难。檀香扇手中拿着,教主目光闪烁:“左右护法,此事真无商量之余地?”
左护法微抬下巴颔:“此乃历届教主必做之事,非此不能威名远扬,巩固我教地位。”
教主举扇,在扇面后骨嘟了下嘴:“我爹当年也如此?”
左护法背过身:“是,老教主当年威震天下,望教主青出于蓝。”
教主轻轻收了扇,轻叹一声,踱出偏门。
呸!右护法铿锵有力地吐出一嘴葡萄籽,左护法干咳一声,训斥道:“左护法从桌上下来!叫属下见了成何体统!”
左护法乜斜着眼:“哦?那口出诳语又成何体统?”
“咳咳,听得西域葡萄尤其香甜,我且试试。”左护法伸手要拿,嘴里已塞进来一颗,...

魔教教主要做到的若干件事

一、练就绝世武功

当魔教教主还是个拖鼻涕小伢儿时,教主携夫人云游四方去也,音讯全无。教导少主,督促他练武的重任就落到了左右护法身上。

左护法亲自将少主从树上逮下来,捧出个书箧。内中装满从天下各地搜来的武功秘籍。
“少主,挑吧。”
教主吸吸鼻涕,随手一指——《改良版葵花宝典》。
葵花籽,好吃!
左护法脸一僵,中心愤愤:“哪个蠢货!扔了!”
右护法目送它以一道流丽弧线掉入了山崖底下,决定闭嘴。
最终还是左护法为少主精心挑选了几本,诸如甲派心法、乙教气功。

右护法手捧各色武器:“章台柳鞭,九环香蕉弯刀,双黄蛋铜锤,天下第一剑……”
先被左护法一掌振飞,又被树杪勾住腰带,于风中摇摆。
小教主拍着双掌乐道:“右护...

月球之旅

“喂——我好像登月啦!快来快来!”
一只蚂蚁大声呼唤同伴。两只小蚂蚁从高地滑下去坑底,又嘿哧嘿哧从另一边爬上去。细细的触须这儿探探,那儿碰碰,没走两步又是一个大坑,脚下一滑,就掉底下去。
这是月球没错吧!
没错没错!坑坑洼洼,不生草木。
两道小身影儿一时显,一时隐,爬上爬下,乐此不疲,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。这月球之旅,单调则来又怪好玩。

胖子半睡半醒中,依稀觉得面痒,抬手一抹。两只蚂蚁。

狼毫

  一、初春,田间小陌
  
  春和景明,实是踏青好时节。奈何小生我缺支狼毫,且近日手头紧……哪里找黄鼠狼去?唉唉唉……
  噫!路头一团棕黄卧着,是什么?
 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,哈,哈,哈——莫笑莫笑,吵醒它便坏事了,且拿出铰刀绞一绺尾巴毛。
  莫怪莫怪,我只要做支笔,决无心害你……
  啊!醒啦!
  ……
  嘶……牙真尖……分量够了罢?
  
  二、门外槐树荫下
  
  主人家在也不在?
  来了来了——这位兄台,有何事?
  在下姓黄名琅,秦地饥荒,与双亲逃难,不意其中途亡故,只剩得我……
  兄台节哀,旧帕子不嫌弃就拿去擦一擦汗。
  ……多谢。在下敲门不为甚么大事,因热天赶路口渴,特来讨杯茶水喝,不知...

甜豆腐花

小男孩和同伴在大街上玩儿,不知不觉走散了,东闯西荡,一头扎入小巷迷网里去,彻底迷路了。
日头毒辣,人影全无,又渴又饿,他边走边哭,喊着要妈妈,差点撞上迎面开来的三轮车。
车头上绑了一把遮阳伞,伞柄挂一只大喇叭,往外扩放甜脆的女声,悠长回荡:豆——腐花!豆——腐花嘞!
老板娘停车,关掉喇叭:“小朋友,哭啥呢?”
他抽抽噎噎:“呜阿姨好,我迷路了呜呜,我要回家呜哇哇哇——!”
“别哭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“真、真的吗?”
“比珍珠还真。”老板娘嘀嘀咕咕,下车绕到后头,捏一只小塑料碗,舀一大块雪白豆腐花。
扭头对上一双巴巴的泪眼:“要甜的还是咸的?”
小孩儿吸吸鼻子,扯着小嗓子喊:“甜的!”
于是均匀淋一勺桂花蜂蜜,一碗...

520土味情话

  5月20号这天,梦梦和丰河在咖啡店写作业。

  店里进进出出,几乎都是牵手的情侣。梦梦写不下题了,开始热烈幻想,丰河毫无反应。

  梦梦不满他的冷淡,用笔头戳他胳膊肘:“喂!阿河你别一副不相干的样子啊!平时木头一样,不解风情,程清肯定很怨念,天天想着听你说几句好听的。”

  “什么好听的?”丰河手不停笔。

  “我爱你啊我好喜欢你,我会对你好一辈子——这些咯。”她双手托腮,仿佛眼泛桃心,陷入无限的想象之中。丰河看她这模样,无奈地摇摇头。

  梦梦警醒:“你该不会没表过白吧?”

  丰河眼观鼻,鼻观心。

  “程清也太惨了吧!”

  梦梦絮叨个没完没了,同情可怜的程清,一个劲...

瞎开脑洞,不是什么正经的,厚着脸皮打tag。

其实换成写手画图会更贴合神笔马良这一个梗(。)

© 胡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