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脚猫

俗,没劲儿。一个百无禁忌的小号。慎关。

秋在枝头君请看。

我用萝卜书摘一年了,它还是挺好用的。
功能:
拍照扫描文字,只要图片拍好,准确度蛮高,有时会有个别词句、标点符号错乱,偶尔会出现完全没有扫描到的意外,整体来说还可以。每天免费3次拍照扫描,6块钱买100次,还挺划算。
背景图,有几十种式样,免费、付费和认证用户专用(为了这个我特地认证了,条件也很简单) 。

我主要拿它来记录阅读情况,对于书摘我也几乎不会回头翻看(羞愧.jpg)。做个记录,看见直观的数字,产生美好的误会——我读书挺多的,有一点激励作用。事实上,很多书完全是白看,读完就忘,阅读时也几乎没有深入解读文本,泛泛而过,只好用“开卷有益”聊以自慰。
阅读量实在不够,深度和广度也不足,而书海浩渺,不说专业性质的书籍,文学作品就瀚海无涯了,穷极一生也无法阅尽天下书。“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。”然也别无他法,唯有开卷。读书除了有目的去读,对于我也是种消闲度日的方式。

火锅妖怪

——昨儿经过火锅店,沾得浑身一股子火锅味儿,一黑夜过去了还没散,奇怪,它未免太顽强了吧?

——欸?是火锅妖怪吧——你没听说过?经过火锅店而不入其门,就会被满腹怨念的小妖怪缠住,火锅味儿一阵一阵从它身上散发出来。(拱鼻子嗅嗅)嗯——你身上这只,它想吃红油锅底啦。浓浓的辣,艳艳的红。你再闻闻:鲜嫩的肥牛,轻薄的鱼片,鲜甜玉米,清爽蘑菇……

——怎么送走它们?很简单呀,去吃一顿火锅,热腾腾地、美滋滋地大吃一顿,它们便会受飨而去——捧着沉甸甸的小肚子,贴着墙根儿一步一停挪回窝去。

——这不就是撞席嘛!无赖!该不会是火锅店想出来的吧,什么都市怪谈啦,目的是为了促销。

——不管不管,咱们今晚就去吃...

唯待日后居山而行,听蕉雨竹声松涛,观春山夏云秋叶,书后灭灯一身月。

食梦貘

失眠玩手机的春夜,有一头食梦貘闯进来了。
“听说你会做很多稀奇古怪的噩梦,我特来饱餐一顿。”食梦貘捂着扁扁的肚皮,两眼发光,开门见山道。
“哎?可是我最近失眠。”她抱歉一笑,“没有梦可以给你吃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“啥?!那你快睡觉啊!还玩什么手机!”食梦貘抢走她的手机。
她无奈:“早点睡也睡不着啊。”
“吃安眠药。”
“吃过了,不管用。”
“那……喝酒!”它东倒西歪地装出烂醉模样,啪一声从半空摔到床上,趴着一动不动。手机掉回她手中。
“我酒精过敏。”
食梦貘噌地弹起来,牛尾甩来甩去,象鼻呼哧喷气,犀眼圆睁,“你你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?!我要饿坏了!”
她有点好笑又觉伤惘,“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食梦貘低着脑袋踱来...

乡下,绿,蓝,白,我是这一点黑。
昼蝉夜蛙。

立秋。夏天溜出我的粗短手掌,翻手压住它的尾巴尖。夏天是壁虎,宁断尾而不屈。反正来年,它又迤逦拖着新尾巴溜过我脏兮兮的墙壁,啃一口南瓜叶。
——戊戌年,庚申月,辛未日。

忘了那日有没有咬秋了。是日,西瓜君被临时雇为秋天的替身,代替秋天被人咬。嗷呜一口。

忽然翻出这初夏雨梦,正好,今日也是个雨天,入了秋,“一夜雨声凉到梦”。嘘,小点儿声,莫傾翻了这一船清梦。


  榻上之人不知何时松了头巾,散落三千乌发鸦雏色,身着单衫梅子青。午后暑气重,少年额上渗出汗珠子,脸颊泛红,色如三月桃花。双唇微张,泛着点水光,也许尝一尝还满是浓郁的酒味。他一条手臂露出袖子外,瓷白的肌肤叫竹簟压出细细的红印子。窗外,风过而紫薇花落纷纷,一两瓣落花飘进来落在了少年发上。墙壁对着窗外的丛竹,“竹影半墙如画”,少年郎是画中至美一笔。仕女图有甚么滋味?世间此时此刻,斯景斯人,当掬而珍之。

我们看海去

    小月有你的包裹哦!
    邮递员在小月家门口的地坪停了片刻,匆匆道别后骑着摩托车轰轰赶往下一家了。日落黄昏,快下班了。
    小月托着牛皮纸大包裹,掂了掂,还挺沉。
    是什么呢?谁寄来的呀?阿爸阿妈?
    可是包裹上只写了“松木坑四号夏月(收)”和邮政编码,没有寄件人的信息。
    小月疑惑地打开包裹,揪出了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厚布,揪着两个角当风抖开来,嗬!一块地毯,编织精美,布满了草、花枝和动物,在夕...

© 三脚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